Doraeooh

你快乐所以我快乐。

雨季不再来(下)

第一人称

毕雯珺视角


0

你要是落泪,整个世界都要下雨。


1

我二十岁的夏天是在永远灰沉沉的天气,以及黄明昊每天“雯珺,雨季什么时候才能过去,你的感冒什么时候才能好呢”的微小叹息里度过的。

我多希望他整天这么念叨着,我的感冒可以在漫长难熬的雨季里提前结束。但说到底,比起因季节性感冒头昏脑胀所带来的身体不适感,更令我疲惫的,是黄明昊偷偷掉泪这回事。

耳机里在放五月天的歌,我看着窗台玻璃上聚拢又掉落的雨滴,无力感就这么从我心里蔓延开来。

“你要是落泪滴,世界都要下雨。”


偶尔,我会看着16岁的他出神,面对镜头的坦荡自如,处理事情的成熟稳重,再比对同样年纪时的我自己,他肉眼可见的成长就那么成为了我的一块心石。

不论以任何身份,我自然都希望他快点成长,这样才能更坚韧地去面对糟糕的事情。但如果成长注定要付出代价,我只希望他快乐。

我时常会笑他长不大,像个小孩子。是真的希望他能像个小孩子一样,遇到多少烦恼也能笑笑就忘记,而不是把自己关在练习室里没日没夜地苦练,连痛哭都不敢,只能偷偷掉泪。


他在雨季里常常会没缘由地哭,偷偷掉的泪并不会有旁人知道,甚至连他自己都不记得。但我和他像有天生的默契一样,所以我每次都会撞见眼眶通红的他,但也只是每次都揪着心,连安抚他“一切都会变好的”勇气都没有。

他和我一样每天都在期盼雨季过去,他希望我感冒快点好。而我,只希望雨季过去了,能带走他的不安感。

我觉得漫长雨季里,落在玻璃或者衣服上的每一滴雨,都是他的眼泪。


2

雨季里的感冒真的很折磨人,每天高强度练习后我浑身跟散了架一样,也顾不上什么洁癖,瘫在练习室灰尘满地的地板上只想好好眯眼休息。

黄明昊也常常倒在我身上,我怕把感冒传染给他,会戴着口罩且故意和他保持恰好的距离。他每次都会嘀咕几句,大意是在埋怨我。

我笑着去揉他的头发,其实我也很想和他靠近,但我并不希望他生病。

他比我自己还担心我的感冒,甚至想要拥有操纵天气的魔力,“这样雯珺就可以不经历雨季,不用感冒了。”

我笑他傻,但同时却又感到一阵轻松。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我总觉得是在和13岁的他对话。


如果他的魔力实现了,我确实可以少受感冒的困扰,但转念一想,我有幸能够遇到最初的他,却也是在雨季。

踏入高三前的那个暑假,学校组织野外实践活动,初高中各年级派学生代表参加。我那时并不认识黄明昊,只知道他挺闹的,结果闹迷路了。

随行的老师急匆匆地让高年级的我们去找,我比对着照片最后在河岸旁看到坐在石子上把头埋在膝盖里哭泣的他,彼时下着小雨,我细声地喊他,他抬头看我的时候,我也分不清他的脸上是雨还是泪。

我还记得他扑向我的那一刻,那时他还没长个儿,只能抱着我的腰一个劲的哭。我说,没事啦,我带你回去。

我让他拿伞,背着他走了一路。有些沉甸甸的,但至少他能感到心安。


只有在我们两个人独处的时候,我才会提这事笑他几句。有一次我打趣着问他,当时怎么不怕我把他给卖了。

他眼睛眨了眨,“我就是觉得,你不仅不会让我淋雨,还会带我回去的。”

我看着他,并没有回答。

这是我们共同的记忆,也是秘密。

没人知道我们两个很早就认识,也没人知道他在我乏味又无趣的高三生活里占有多大的地位。更没人知道,我曾经喜欢他,并且现在仍喜欢着。

只是我现在想想竟觉得难过,那个雨季我遇到独自落泪的他,可以背着他告诉他别怕,现在我看到偷偷掉泪的他,连走上前去和他拥抱的勇气都没有。


3

说到底黄明昊还是个小孩儿,难得能休息时他也坐不住,想拉我出去透气但我实在是累得只想睡觉。

他从外边回来的时候浑身湿漉漉的,我赶忙了拿毛巾擦干他的头发,又推他去浴室洗个热水澡。

我知道他带了伞,可他却故意淋一路的雨走回来。那并不是叛逆,而是压抑着的不安感无处隐藏。

浴室门关上的那一刻,透过灯光我看见他倚在墙上,想必又是在掉泪。他像住在玻璃瓶里,从来只有在自己面前才肯偷偷哭泣,像个小孩。

我看着窗外依然不停歇在落的雨,又想起那句,你要是落泪滴,全世界都要下雨。

雨季是我的感冒季,雨季是他的不安季。

我也在幻想操纵天气的魔力。


他的不安,像我的感冒一样,虽然只是季节性的,却长长久久亘在那里。

我和黄明昊在实践活动后便认识了,他还是很闹,常常绕几栋教学楼来找我。当时的高三生活隐忍而无趣,可当我想起他时,便觉得还可以忍忍。

那时的他在我印象里就是不识愁的小孩儿,直到我有天提早下课去初中部找他时,空荡荡的教室里,他一个人趴在桌上写字,黄昏的光线落在他的脸上,显得很孤单。

我出现在他面前时,他明显怔住,而后又挂着笑容扔掉他写字的那张纸,拉着我的手说我们去吃QQ糖吧。

我后来鬼使神差找个借口回他的教室去捡那张被揉碎的纸,他写的是,I am so lonely。

他之前和我说过爸爸妈妈都很忙,所以小孩儿更像是自己长大的。

我突然又想起他在细雨里因为迷路哭花的脸,不安感就是这样蔓延在他心里的吧,我想。

那时我站在楼上,楼下的小孩等得急,他喊“雯珺哥你快点儿呀。”

我说好,然后便奔向他,就像在努力奔向他的不安,总要有人去赶跑。


思绪在黄明昊开浴室门的时候戛然而止,我把刚买的热粥递给他,他含糊着和我说起今天看到的书,台湾作家三毛写的《雨季不再来》。

“真的可以不再来吗?”我问,末了又补充,“感冒挺难受的。”

我当时想的是,雨季不再来,他偷偷掉的泪是不是就可以少一些。

可惜雨季不能不再来,所以我只是希望着无论何时我都能为他撑伞,好让他掉的泪,没有一滴能砸向他自己。


4

今年的雨仿佛没有停歇的时候,我心底那些难以言喻时常会跑出来作祟。

我是从哪个时候开始喜欢黄明昊的呢?或许是学生时代他等我下晚自习等到睡着的时候,或许是他每天变着法儿打趣我时,又或许,是看他在我身旁,一天天拔高和奔跑,结果我落在他身后时,他回头找寻我。

我对自己的喜欢从来不否认,但也从来不敢表现。


高中毕业后我和他就断了联系,四处打听才知道他去当了练习生。本以为故事也就告一段落,谁也未曾想过我们会在同一家公司。

他笑着和我说,“你好,我是Justin。”

还真是奇怪的重逢场景。

无人的角落里,我和他第一次拥抱。耳边听到他说,“我们要分手了吗?”

学生时代那段相处的日子是我珍贵的记忆,即使我们没承认过在一起,却在我高中毕业的那天,他踮起脚尖吻我眼角的泪痣时印证了。

他长高了挺多,我揉他后脑勺的头发,“以后我是你的哥哥,队友,同事。我们之前没有认识过,你是小有名气的Justin,我是努力追赶的毕雯珺。这样,可以吗?”

我喜欢他,所以不能毁掉他的梦想。


总决赛的那天,我其实早就知道最后一个出道名额不会落在我的头上。可当我看到站在第四名位置的他飞奔着跑向我时,就像他当初抱住我那样,我心里的防御塔就那样被击溃。

都已经陪你走到这里了,怎么还是不能陪你走得更长更远一些。

那天他和我讲了好多话,从学生时代到他当练习生的时光。他说,“我第一次见你时下着雨,我在哭,我被送来当练习生的时候也下着雨,但是没能看见你,我也有偷偷在哭。”

“雯珺。”进公司后,他没再喊我哥。

“都会更好的。”黑暗里,我听到他说。

都会更好的,你的不安感会被驱散,我的感冒也会好的,我想。


5

出道后我们待一起的时间更少了,不可否认的,我很想他。

雨季终于快能看到尽头,他终于结束行程,我们能见面时,我就那么不争气地发了烧。

他蹑手蹑脚进来的时候,我并没有睡着。我听到他笑我病猫,他转身要走的瞬间,我本能拉住他的手,又假装是在念推荐官的台词,“不要走”。

我也只敢在雨季里假装感冒的名义这样自私,我想要成全他的梦想,却又当不好哥哥的角色。


我是被他八爪鱼似的缠我身上弄醒的,我那时候意识还算清醒,但却不想推开,即便这已经超过哥哥或队友的范围了。

小孩的不安感总是轻易袭来,我明显感觉到他又在掉泪,这回我翻了身去抱他,下巴抵在他的额头上,他身上很烫,泪也湿热。

“想哭就哭出来,不用压抑,小孩子心思不要太细腻,会受累。”我说。

我觉得,整个世界下了场好大的雨。


他收拾行李又要去赶行程的那天,天气转好了很多。我接手过来替小孩儿收拾,他窝在一旁打游戏。

我的感冒长征已经到达终点,黄明昊也时常在队内和其他成员互怼battle了。看上去像一切糟糕的事情都要过去了,可我那份在雨季里疯长的喜欢,甚至说是怜惜,却没有随雨季一同消散。

我说,“黄明昊,你猜还会不会再一直下雨了。”

他努努头示意我看他摆在床头柜的书,是之前提过的《雨季不再来》。

我问他怎么也那么讨厌雨季,他说,“我只是讨厌你感冒,要一直戴着口罩对我讲话,还不能靠近你。”

可惜那时的我并不知道要怎么回答他才是最好的。所以房间里一阵沉默。

天生的默契,只遗憾感情愚钝。


6

他离开宿舍后,我去整理自己的东西,却没想到在上了锁的柜子里翻到一张照片。

照片里的我们仍是学生,站在学校那棵葳蕤的大树前,阳光很灿烂,我搭着他的肩,他笑得很漂亮。

我拍下后给他发了过去,我说,“黄明昊,雨季不会再来了。”

他过了挺久才回我,“那你也不要再感冒了,雯珺哥。”

他的雨季全是我的感冒,我的雨季全是他的不安。


我不信命运使然,却也不得不信。

说到底我并没有什么魔力可以去操纵天气,我只能在雨季里收藏他所有的泪滴,再鼓起勇气,像最开始那样,给他一个拥抱。

可下一秒我点开微博页面,看新鲜出炉的他的机场图时,我又觉得,他应该属于聚光灯下的舞台。


在这个夏天的绵长雨季里。

我说,雨季不会再来了。

黄明昊说,那你也不要再感冒了。

我和他的聊天页面,还有一条未发送的信息。

“那你掉泪的时候,我也可以和你靠近了。”


你要是落泪,整个世界都要下雨。

但至少,还有我,以朋友的名义陪着你。


- END


三号要返校,所以有点赶工,写得并不尽人意,但仍希望观看愉快。

以后都没时间写啦,就算有也只能写小故事了。毕竟我是个高三生:)

希望哥哥和小朋友永远幸福快乐。


最后,谢谢你来过我的永无岛。

不要看

生下来的那一刻就注定要去死。

人活着就是来承受糟糕事的吧。

月亮

-

“你和月亮一样。”


-

2018年的中秋节,月亮藏在厚厚叠叠的云层里时隐时现。随着监管制度越来越严格,烟花爆竹孔明灯连个影儿都没有。偶尔有小朋友提着灯笼挥着荧光棒,都是很稀奇的事。

傍晚时分下了场雨,雨滴很大,砸在皮肤上还有些痛感。空气里泥土的气息弥漫着,“这种天气的中秋节还真是没意思啊”,黄明昊想。

他也真的是百无聊赖,双腿交叠搭在桌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戳着月饼,蛋黄都被他搅碎了还是没寻思点什么乐趣来。

16岁的小朋友瞧不上幼稚的打灯笼转圈圈游戏,却也玩不了喝酒唱歌的所谓成熟的过节方式。

还真是为难。


-

到最后也不知道捣鼓什么劲儿,小朋友戴着个极为可爱的兔耳朵发箍,两个食指戳着自己漂亮的脸,露出标准的八颗牙齿贾笑。拍完照片后又给自己加上些小彩虹,心满意足地发微博当中秋节的祝福。

小朋友的内心当然有在小小地期待着什么,比如某个幼稚的哥哥会不会夸他的造型很可爱。

为了怕还在机场的幼稚哥哥没空刷微博看不到自己的可爱造型,小朋友又发了张相同的照片在朋友圈,仅他可见。

附言,“其实造型也没有很可爱。”

小朋友的世界就爱拐着弯抹着角。


-

偏偏事与愿违。

过了一个小时,朋友圈一条提示都没有。本来今天没能放孔明灯许个愿就有点伤心,现下还不让他内心满足一下,小朋友内心气得快要飞天和吴刚一起伐桂了。

于是小朋友开始盘着腿等那个幼稚哥哥毕雯珺发微博祝福中秋,这样他就可以趁机评论一下找找存在感了。

怎么评论好呢?以拆台为主吧。

比如,没有比如。

因为小朋友也没有想好,毕竟那个二十岁的幼稚哥哥发博路数不太好懂。


-

小朋友陪吴刚伐桂伐到十二点,心想这个哥哥真是个狠人,真难为那群和自己一样在等某毕发博的小姑娘了。

上天注定在为难小朋友。

没发博,行吧。反正小朋友也没想出来要评论什么才显得大方而亲密。

刚扔下伐桂的刀斧,放下一直在微博界面的手机准备睡觉,小朋友打开朋友圈看到幼稚哥哥在23点59分时发了条,“中秋快乐,你要永远快乐。”

心里有小小的雀跃,但。

他还是没点赞小朋友的可爱造型啊。


-

凌晨十二点半,幼稚哥哥终于给小朋友发信息了。

“睡了吗?”幼稚哥哥。

“没,你还挺晚。”小朋友怄气得很明显,虽然知道他搭乘飞机很累了不该这样。

“是挺晚的,猜你没睡呢。给你补句中秋快乐呗。”

“谢谢你了啊。”

我看幼稚哥哥隔着屏幕都想把小朋友从床上拎起来打一顿。


-

“你那兔耳朵,还挺可爱的。”幼稚哥哥隔了五分钟才发的信息。

小朋友看完后一个鲤鱼打挺,裹着床单三百六十度翻滚了一圈。管他点没点赞,有这话就值了。

但做人还是要矜持的。

“我也觉得。”小朋友真的好会拐弯抹角。

哥哥的话题又偏了另一个去。

“今天月亮很亮,虽然没用但也好亮。”

“近视又深了呢?今年的中秋都没怎么看得到月亮。”

小朋友隔着屏幕吐槽他睁眼说瞎话,但是,等等,这话好熟啊?

小朋友一拍大腿,直呼,“毕雯珺你绝了!”


-

“黄明昊你不按套路来啊?”幼稚哥哥估计要被他气晕。

小朋友咬着被子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说起来,这句情话还是黄明昊某天亲自开课给实力高冷毕传授的呢。

“喜欢你啊,没用也喜欢。”小朋友快速发了过去,心里怦怦跳。

“你撤回撤回,我重来。”

小朋友乖乖撤回,等幼稚哥哥的路数。如果他知道某哥哥真的很幼稚到对着窗外的云碎碎念“你们怎么能让月亮不那么亮呢,我好不容易学一句撩撩小朋友非得不给我时机呢”,我猜,小朋友只会开课教他更多更多的土味情话吧。


-

是怎样的重来呢。

“虽然今天月亮并没有那么亮,但你依然和月亮一样。”

“怎样的一样呢?”

“依然,令我着迷。”

“还有,祝小朋友中秋节快乐,你要永远快乐。”

小朋友心里盈了一层水,月光落满,粼粼荡漾。

“好,你要和我一起,永远快乐。”


- END


快速写的一篇小短文,质量粗糙还望谅解。

迟到的中秋节快乐,希望你们永远健康幸福。


最后,谢谢你来过我的永无岛。

哆啦

开了微博啦 ID也是Doraeooh
以后lofter上的文也会发在微博的

:D

雨季不再来(上)

第一人称
黄明昊视角

0
等漫长难捱的雨季结束,等你痊愈后绽开微笑,我就要离开。

1
事情是由他的感冒引起的,但说到底还是因为永远灰沉沉的天气。
今年的雨季异常漫长,导致我整个夏天的记忆只剩下敲在窗边玻璃的嘀嗒声,沾湿的裤脚和鞋子,以及晾了好几天依然湿腻的衣服。
伴随雨季的如果仅有这些还不会令我太烦躁,但问题在于毕雯珺在雨季里常常感冒,仿佛没过雨季就不会痊愈,这一点才是最令我苦恼的。

这个夏天给我的印象不是蓝天大海冰淇淋,而是毕雯珺故意压低的咳嗽声。
练习的时候,我总是会偷偷转过头去看他,看他满头大汗佝偻着背,只能撑着膝盖狂咳不止却尽量压着声音。
练习一旦结束我会立马绕到他的身旁去,他看见我的第一反应是戴口罩,他说感冒不能传染给我。
我嘲笑他病猫,但心里比谁都揪心得要命,盼望雨季快点过去,这样他的感冒也就会随着雨季离开了。

雨是不听我的,于是16岁的我开始幻想操控天气的魔力。
我把想法说给躺在练习室地板上眯眼休息的毕雯珺听时,他长长的睫毛扇动了几下,眼角的泪痣带着病娇的气息,十分动人。
他笑我傻。
我想也没想就说我只是希望你能早点好,我不想一直担心你。
他抬起手揉乱我的头发,恍惚间里听到了一声叹息,他说我长不大,跟小孩子一样。
小孩子抵抗力还比你强呢,你才傻。

2
高强度的连续练习下,本着好好学习的态度,我忙里偷闲去了趟书店。可惜毕雯珺生起病来就喜欢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然就可以拉他出来透透气了,顺便制造独处的机会。
我喜欢他,从学生时代开始,但我们分手了。所以现在我是他的弟弟,他的队友,他的同事。不过这些都是以后再细谈的事了。
书架上有一本书的名字特别吸引我,是台湾作家三毛的《雨季不再来》。我以为是上天听到我的心愿,于是高兴地打开来看,但发现这并不是教我如何操控天气的书。
看来上天对16岁小孩子的心愿并不在意,我只好失望地将书放了回去。
书店外边的路依然湿漉漉的,每滴雨好像也都落在了我心上。
但我并没有打伞。

我是真的没有打伞,细绵的雨也真的全都落在我身上,黏腻的感觉并不好受。雨季真难熬,我想。
我刚转开房间的门,就看到毕雯珺坐在床上打游戏。他抬眼看了我一眼,然后飞速下床去浴室拿干毛巾往我头上擦,“忘带伞了吗?”他问。
他高我半个头,我就那样站着,衣服上的水都滴在了地板上。我点点头,如果让他知道我带了伞却故意不打,估计他要让队长把我拎起来教育。
因为他知道他说的我都不怎么会听,比如他让我按时吃饭好好休息,再比如他说他会当我的哥哥。
他一直说我长不大,那这也可以算小孩子的叛逆期吧。

他放了热水让我去洗澡,欲言又止的样子最后还是揉揉我湿掉的头发,他说,“下次没带伞,让我给你送。如果带了却不想打伞,我去接你。”
我关上浴室的门,他站在门外让我记得吹头发不要感冒。
我听完后猛然掉眼泪,收也收不住。镜子里的我落魄又狼狈,像在雨季里被厚重的云压得无法喘息。
他对我从来没什么脾气,从学生时代到现在,以一种极为温柔耐心的方式包容我的所有。
大概是因为这些才叫人好哭吧。

3
我难得听话地吹干头发,毕雯珺拿着碗热腾腾的粥到我面前,“我刚去买的,下次你再这么折腾我一个感冒的人我就收拾你了啊。”他笑着说。
“你也不是非要管我的。”我不知道我在怄什么气,兴许是他过分温柔了。
“你今天看什么书了?”很显然他不想理睬我这种无缘由的话题。
粥很烫,我含糊不清地说我今天看到的那本书名,雨季不再来。
窗户玻璃上还留着雨珠,他沉默了会儿,“真的可以不再来吗,感冒挺难受的,雨季好漫长。”
他的鼻音仍然很重,于是我把那句“感冒好些了吗”噎回了心底。
我第一次这么讨厌雨季,永远压抑着的情绪,以及他好不了的感冒。

最近活动很多,我成天都在担心着他的身体受不受得了。让一个小孩子每天悬着一颗心,真不知道是谁的错。
拍摄漫画推荐官视频时,毕雯珺饰演一个感冒咳嗽想让人照顾的人。我凑到他身旁去,说你真的本色出演。
他拍我的头,捏我的耳朵,“那你说我能怎么办啊?”清哑的声音像雨季里的一阵风,准确无误的吹到我心尖上去了。
我发现我还是好喜欢他,要不然也不会这么担心他。

他的台词对他来说简直是个挑战,要把“不要走,留下来陪我好吗”说出自然而不作怪的意味来也真的难。
特别是毕雯珺也从来不会说这类话,他是能不麻烦别人就一定不开口提要求。其实我挺气他这点的,虽然我在他心里是小孩子,但我好想和他一起承担些什么。
我依然每天祈祷着雨季快点过去,不管是潮湿的天气还是潮湿的心我都觉得超过忍受范围了。
他的感冒痊愈之后,我就能不那么担心他了吧,这样就能像他说的一样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过,我依然是他长不大的弟弟,我那些落在雨季里的对他的喜欢都能一并消失了吧。
我总是这样想着。

4
出道后我和毕雯珺几乎被切成两个时空,只有共同活动时才能见面。我很想他,是真的。
我时不时会打电话给他,开口第一句永远都是“还感冒吗”,电话那边总会传来轻微的笑声,然后说“没事的,不用担心我,你要照顾好自己啊小孩子”,一听到他的声音我就更想他了。
可是他又在骗我,因为我们难得休息能够见面时,他就发烧了。
彼时已经是夏季的尾巴了,我在心里对神佛许愿无数次保佑他退烧之后雨季也要随之结束,不要再感冒了。
我知道他比任何人都要累,处于人气的中间位置,无法施展的实力,以及决赛时的不甘和遗憾。
他没说,但我都能明白。

他的休息日就这么被发烧抢了去,队长不让我打扰他,但我还是忍不住想去看看他。
他多数时间比我还像个小孩子,一米八七的高个子蜷缩在被窝,很安静地睡着。我去摸他的额头,依然烫得厉害。虽然知道他听不到,我还是说了句,“雯珺你这只病猫。”
我坐在床边看了他好久,他眼角的泪痣实在是很添柔情。我忍不住想要弯腰凑上去亲他,却在仅离一公分时被理智拉了回来。
我在心里重重地叹气,起身想走却听到他梦呓般的“不要走”,然后我的手被他拉住。我错愕了一下,确定他没醒,突然笑起来,“没想到那个台词你印象还挺深呢。”
我把他的手放回被窝,替他抚平皱着的眉头,又将他的被子拢紧。
“没你我走哪去呀,你要快点好起来。”我听到自己这样对他说。

这是我在心里第一万次的拜托,雨季快点过去。
我洗完澡后在另一张床睡下,夜是很长的夜,但面对的是睡在另一张床的他的背影,倒也突然安心。

5
这天我做了个很好的梦,我和他回到满是花香味的学生时代的夏天。阳光很好,散在他柔软的黑发上,他整个人像是温暖的化身,我走在他身旁,满脸笑意地仰头去看他。
风暖暖吹过,下一秒,在那条熟悉的、长长的校园走廊上,我踮起脚尖,吻上他的眉眼,仿佛吻上我整个少年时代的温柔。
那个夏天对我来说没有阴沉沉的天空,只有温暖和煦的阳光,和阳光照耀下温暖的他。

可惜好梦都不长,那一刻的画面在我睁开双眼看见天花板时消失无迹,好在我翻身时看见他依然睡得很安稳。
窗外灰蒙蒙的,但没有下雨。我又想起刚刚梦里的阳光来,竟有些想哭。他总说我像个小孩子,那这算不算是小孩的不安感呢。

梦里梦外的他眉目都好温柔,我鬼使神差地走向他,尽量轻手轻脚地钻进他的被窝,很暖很舒服。
我把脸埋在他宽广却单薄的背上,手去探他的额头,已经退了烧。我像八爪鱼似的从背后抱住他,估计浅眠的他早就醒了。我知道这已经超过了弟弟或者队友的范围,但只要他没拉开我的手就好。
梦里那些阳光不断出现在我脑海里,那些我和他说过的话也一并重现。我多想回到过去,而不是面对一整个看不到尽头的雨季。

这一次我是真的难过得流了泪,抱着他的我比昨天发烧的他还要烫,心里却像开了一扇窗,空荡荡的,只有风灌进来。

6
在我许了一万次的“雨季结束”的心愿后,夏天终于结束了,毕雯珺的季节性感冒长征终于也要到终点了。
但我高兴不起来,我不知道以后用什么理由来解释自己还喜欢他这个事实。
毕雯珺时常会和我说,“小孩子心思不用太细腻,会受累。”如果他知道我心思细腻放在对他的感情上边,估计他宁愿我没心没肺。
我觉得16岁也好辛苦。

活动依然很多,但幸亏雨季过去了,我那颗悬着的心也就慢慢落地了。
毕雯珺帮我收行李,嘴角挂着很浅的笑,“黄明昊,你猜还会不会再一直下雨了。”
我努努头示意他看我摆在床头柜的书,是我之前没买的《雨季不再来》。
他大笑,“你怎么也会那么讨厌雨季?”
“我只是讨厌你感冒,要一直戴着口罩对我讲话,还不能靠近你。”我低头在打游戏,没抬头看他的表情,我也不敢。
房间里是一阵沉默。

飞机起飞前,我收到了他的微信。
“黄明昊,雨季不会再来了。”
还有一张照片,是我们最后的学生时代,站在葳蕤的树下拍的。他的手搭在我的肩,阳光很热烈,笑容很灿烂,像我们仍是学生时的故事一般。
我回他,“那你也不要再感冒了,雯珺哥。”
我关掉手机,手背覆盖在眼睛上,之前雨季时落在心里的雨,现下全跑到了我的眼睛里。

7
我现在依然会想起他发烧的那个夜晚我所做的梦,在后来的许多年里我才发现,他从来不是温暖的化身,他是温暖本身,怀抱我少年时代所有的一切,或不安,或乖戾。
而关于那个夏天的雨季。
毕雯珺说,雨季不会再来了。
我说,那你也不要再感冒了。

漫长难捱的雨季已经结束,你也已经痊愈,所以我即将离开。

- END

应该会有毕雯珺视角的,时间会很迟,高三生没假期:)

最后,谢谢你来过我的永无岛。

夜盲症

超短/完结

黄明昊患有严重的夜盲症,总是在半夜起来时把自己磕得浑身淤青。
毕雯珺笑他活该,明知夜深的自己像个瞎子却还一直乱跑。
黄明昊说他没良心,不知道睡前留个小灯给黑夜的瞎子。
后来的房间每晚都有暗黄的小灯彻夜亮着,是毕雯珺路过小摊时买的,但黄明昊身上那些磕磕碰碰的痕迹并没有减少。

凌晨时分下了场夏季雨,来得猛烈。刚从外边回到家的毕雯珺不可避免地被淋了一身,房间里暗黄的小灯依旧微弱地亮着,仿佛下一秒就要黯下去了。空调的温度刚好,床上的人睡得很安稳,嘴巴微张呼吸很均匀。
安稳的睡眠没保持多久,黄明昊就感到了一股凉意。毕雯珺掀开他的被子,浑身湿漉漉的就钻了进去,一个劲地往他身上蹭,吻悉悉索索地落在他侧颈,一只手在他的腰间流连。黄明昊半眯着眼只觉得难受,心里暗骂毕雯珺疯子。
疯子最后是被踹下床的,伴随着一声少年赌气意味的,“你有病吧。”
黄明昊根本看不清他的表情,暗黄的小灯也灭了,小摊货的寿命果然不长。他摸索着要去开灯,手却被紧紧地握住,好听又哑的声音,“你有夜盲症,我有病,这样可以吗?”

雨下得很凶很急,拍在窗边像一种求救信号。被贯穿的时候黄明昊只觉得一片空白,眼角湿润的泪遇上毕雯珺的嘴唇后又消失不见。
窗帘并不遮光,路灯的光照进来,黄明昊勉强看清了毕雯珺的眼睛。盛了水般柔柔的,真好看。他忍不住凑上头去吻眼前人的泪痣,毕雯珺将他捞起来锢在怀里,他故意去抓他的背,留了几条痕。
毕雯珺哑声失笑,去拍他的腰,“宝贝儿,猫呢你。”
“没你神经,我夜盲都磕不出这么多痕来。”黄明昊又咬上他的耳骨,眼前全是黑的,他好讨厌自己的夜盲。

黄明昊忍着痛感清洗出来后,毕雯珺坐在床头吸烟。他手指修长,夹烟的姿势也很好看,吞云吐雾里一点点烟火的亮也盖住了。
黄明昊关了浴室的灯,世界又剩一片漆黑。他从不刻意去记东西的摆放位置,因为从来没有固定过。
好不容易相安无事地走到床边,却被床下的衣物绊了一下,黄明昊整个人直接摔到毕雯珺身上。
“还想来呢宝贝儿。”顺势掐了把黄明昊的腰,又瘦了些。
“去你妈的别折腾我。”黄明昊抱着枕头一步步往房外走,雨还没有停的意思,全都落在了他心里。
“谁折腾谁啊黄明昊。”毕雯珺灭了指尖的烟火,似笑非笑地说。
没有回应,只有房门被关上的声音。
黄明昊刚走出房门就磕到了桌角,痛得眼泪直流。他躺在沙发上努力地回想初见毕雯珺的那天,记忆却只剩下无休止的黑夜与他的夜盲症。

后半夜雨终于停了,黄明昊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床上,是毕雯珺抱他进来的。床单被套都换了新的,暗黄的小灯也重新活了起来。
毕雯珺在看他,嘴角挂着很浅的笑。黄明昊和他四目相对,探出手去摸他的脸,指尖停在他的泪痣。
他的眼里不断溢出泪水,“毕雯珺,我们分手吧。”
毕雯珺最后一次亲他的额头,温柔又细声的,“以后记得让你爱的人给你留看得见路的灯,小瞎子不要再磕到满身伤了。”

其实黄明昊那天想起来和毕雯珺认识的场景了,学生时代的断电常有发生,患有夜盲症的他站在楼道间迎面撞上眼里盛满水柔柔地望向自己的毕雯珺,从此成了他夜间最亮的光。
黄明昊在日记里摘了句歌词,“我的夜盲症,就快要变永恒。”
没有看得见路的灯了。

- END

一个不完整的小故事,所以也不用感到难过。不一定会改,但有空的话会写得完整一些的。
推荐BGM——徐佳莹《夜盲症》


最后,谢谢你来过我的永无岛。

浪漫便利店

我就是觉得,凌晨一起去便利店,谈谈笑笑里再吵闹着一起走回来,是一件很浪漫的事。

在梦想还是街边的小小星亮时,夜间的风穿过少年人的长袖子,但却是暖的。
也许16岁的小孩儿想,比便利店更令人着迷的,是一起去便利店时身边人的温柔与耐心。

在104号星球里,永远住着我的玫瑰花。

希望16岁的小佳永远幸福
以后长大了也能有少年时代的快乐

像什么呢。
用尽心力地爬上屋顶,想好好的,看看温柔的月亮。
却发现,砖瓦正从那侧,一片片地掉落,你也要掉落了。

但月亮还在,星星稀稀点点的,依然很闪。

那时你想起听过的诗句。
越不爱人间,越觉人间好。

哆啦

要到达很远很远的星球,拾取快乐来交织重叠。


所以你看,这是我的永无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