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raeooh

你快乐所以我快乐。

夜盲症

超短/完结

黄明昊患有严重的夜盲症,总是在半夜起来时把自己磕得浑身淤青。
毕雯珺笑他活该,明知夜深的自己像个瞎子却还一直乱跑。
黄明昊说他没良心,不知道睡前留个小灯给黑夜的瞎子。
后来的房间每晚都有暗黄的小灯彻夜亮着,是毕雯珺路过小摊时买的,但黄明昊身上那些磕磕碰碰的痕迹并没有减少。

凌晨时分下了场夏季雨,来得猛烈。刚从外边回到家的毕雯珺不可避免地被淋了一身,房间里暗黄的小灯依旧微弱地亮着,仿佛下一秒就要黯下去了。空调的温度刚好,床上的人睡得很安稳,嘴巴微张呼吸很均匀。
安稳的睡眠没保持多久,黄明昊就感到了一股凉意。毕雯珺掀开他的被子,浑身湿漉漉的就钻了进去,一个劲地往他身上蹭,吻悉悉索索地落在他侧颈,一只手在他的腰间流连。黄明昊半眯着眼只觉得难受,心里暗骂毕雯珺疯子。
疯子最后是被踹下床的,伴随着一声少年赌气意味的,“你有病吧。”
黄明昊根本看不清他的表情,暗黄的小灯也灭了,小摊货的寿命果然不长。他摸索着要去开灯,手却被紧紧地握住,好听又哑的声音,“你有夜盲症,我有病,这样可以吗?”

雨下得很凶很急,拍在窗边像一种求救信号。被贯穿的时候黄明昊只觉得一片空白,眼角湿润的泪遇上毕雯珺的嘴唇后又消失不见。
窗帘并不遮光,路灯的光照进来,黄明昊勉强看清了毕雯珺的眼睛。盛了水般柔柔的,真好看。他忍不住凑上头去吻眼前人的泪痣,毕雯珺将他捞起来锢在怀里,他故意去抓他的背,留了几条痕。
毕雯珺哑声失笑,去拍他的腰,“宝贝儿,猫呢你。”
“没你神经,我夜盲都磕不出这么多痕来。”黄明昊又咬上他的耳骨,眼前全是黑的,他好讨厌自己的夜盲。

黄明昊忍着痛感清洗出来后,毕雯珺坐在床头吸烟。他手指修长,夹烟的姿势也很好看,吞云吐雾里一点点烟火的亮也盖住了。
黄明昊关了浴室的灯,世界又剩一片漆黑。他从不刻意去记东西的摆放位置,因为从来没有固定过。
好不容易相安无事地走到床边,却被床下的衣物绊了一下,黄明昊整个人直接摔到毕雯珺身上。
“还想来呢宝贝儿。”顺势掐了把黄明昊的腰,又瘦了些。
“去你妈的别折腾我。”黄明昊抱着枕头一步步往房外走,雨还没有停的意思,全都落在了他心里。
“谁折腾谁啊黄明昊。”毕雯珺灭了指尖的烟火,似笑非笑地说。
没有回应,只有房门被关上的声音。
黄明昊刚走出房门就磕到了桌角,痛得眼泪直流。他躺在沙发上努力地回想初见毕雯珺的那天,记忆却只剩下无休止的黑夜与他的夜盲症。

后半夜雨终于停了,黄明昊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床上,是毕雯珺抱他进来的。床单被套都换了新的,暗黄的小灯也重新活了起来。
毕雯珺在看他,嘴角挂着很浅的笑。黄明昊和他四目相对,探出手去摸他的脸,指尖停在他的泪痣。
他的眼里不断溢出泪水,“毕雯珺,我们分手吧。”
毕雯珺最后一次亲他的额头,温柔又细声的,“以后记得让你爱的人给你留看得见路的灯,小瞎子不要再磕到满身伤了。”

其实黄明昊那天想起来和毕雯珺认识的场景了,学生时代的断电常有发生,患有夜盲症的他站在楼道间迎面撞上眼里盛满水柔柔地望向自己的毕雯珺,从此成了他夜间最亮的光。
黄明昊在日记里摘了句歌词,“我的夜盲症,就快要变永恒。”
没有看得见路的灯了。

- END

一个不完整的小故事,所以也不用感到难过。不一定会改,但有空的话会写得完整一些的。
推荐BGM——徐佳莹《夜盲症》


最后,谢谢你来过我的永无岛。

评论(6)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