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raeooh

你快乐所以我快乐。

雨季不再来(上)

第一人称
黄明昊视角

0
等漫长难捱的雨季结束,等你痊愈后绽开微笑,我就要离开。

1
事情是由他的感冒引起的,但说到底还是因为永远灰沉沉的天气。
今年的雨季异常漫长,导致我整个夏天的记忆只剩下敲在窗边玻璃的嘀嗒声,沾湿的裤脚和鞋子,以及晾了好几天依然湿腻的衣服。
伴随雨季的如果仅有这些还不会令我太烦躁,但问题在于毕雯珺在雨季里常常感冒,仿佛没过雨季就不会痊愈,这一点才是最令我苦恼的。

这个夏天给我的印象不是蓝天大海冰淇淋,而是毕雯珺故意压低的咳嗽声。
练习的时候,我总是会偷偷转过头去看他,看他满头大汗佝偻着背,只能撑着膝盖狂咳不止却尽量压着声音。
练习一旦结束我会立马绕到他的身旁去,他看见我的第一反应是戴口罩,他说感冒不能传染给我。
我嘲笑他病猫,但心里比谁都揪心得要命,盼望雨季快点过去,这样他的感冒也就会随着雨季离开了。

雨是不听我的,于是16岁的我开始幻想操控天气的魔力。
我把想法说给躺在练习室地板上眯眼休息的毕雯珺听时,他长长的睫毛扇动了几下,眼角的泪痣带着病娇的气息,十分动人。
他笑我傻。
我想也没想就说我只是希望你能早点好,我不想一直担心你。
他抬起手揉乱我的头发,恍惚间里听到了一声叹息,他说我长不大,跟小孩子一样。
小孩子抵抗力还比你强呢,你才傻。

2
高强度的连续练习下,本着好好学习的态度,我忙里偷闲去了趟书店。可惜毕雯珺生起病来就喜欢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然就可以拉他出来透透气了,顺便制造独处的机会。
我喜欢他,从学生时代开始,但我们分手了。所以现在我是他的弟弟,他的队友,他的同事。不过这些都是以后再细谈的事了。
书架上有一本书的名字特别吸引我,是台湾作家三毛的《雨季不再来》。我以为是上天听到我的心愿,于是高兴地打开来看,但发现这并不是教我如何操控天气的书。
看来上天对16岁小孩子的心愿并不在意,我只好失望地将书放了回去。
书店外边的路依然湿漉漉的,每滴雨好像也都落在了我心上。
但我并没有打伞。

我是真的没有打伞,细绵的雨也真的全都落在我身上,黏腻的感觉并不好受。雨季真难熬,我想。
我刚转开房间的门,就看到毕雯珺坐在床上打游戏。他抬眼看了我一眼,然后飞速下床去浴室拿干毛巾往我头上擦,“忘带伞了吗?”他问。
他高我半个头,我就那样站着,衣服上的水都滴在了地板上。我点点头,如果让他知道我带了伞却故意不打,估计他要让队长把我拎起来教育。
因为他知道他说的我都不怎么会听,比如他让我按时吃饭好好休息,再比如他说他会当我的哥哥。
他一直说我长不大,那这也可以算小孩子的叛逆期吧。

他放了热水让我去洗澡,欲言又止的样子最后还是揉揉我湿掉的头发,他说,“下次没带伞,让我给你送。如果带了却不想打伞,我去接你。”
我关上浴室的门,他站在门外让我记得吹头发不要感冒。
我听完后猛然掉眼泪,收也收不住。镜子里的我落魄又狼狈,像在雨季里被厚重的云压得无法喘息。
他对我从来没什么脾气,从学生时代到现在,以一种极为温柔耐心的方式包容我的所有。
大概是因为这些才叫人好哭吧。

3
我难得听话地吹干头发,毕雯珺拿着碗热腾腾的粥到我面前,“我刚去买的,下次你再这么折腾我一个感冒的人我就收拾你了啊。”他笑着说。
“你也不是非要管我的。”我不知道我在怄什么气,兴许是他过分温柔了。
“你今天看什么书了?”很显然他不想理睬我这种无缘由的话题。
粥很烫,我含糊不清地说我今天看到的那本书名,雨季不再来。
窗户玻璃上还留着雨珠,他沉默了会儿,“真的可以不再来吗,感冒挺难受的,雨季好漫长。”
他的鼻音仍然很重,于是我把那句“感冒好些了吗”噎回了心底。
我第一次这么讨厌雨季,永远压抑着的情绪,以及他好不了的感冒。

最近活动很多,我成天都在担心着他的身体受不受得了。让一个小孩子每天悬着一颗心,真不知道是谁的错。
拍摄漫画推荐官视频时,毕雯珺饰演一个感冒咳嗽想让人照顾的人。我凑到他身旁去,说你真的本色出演。
他拍我的头,捏我的耳朵,“那你说我能怎么办啊?”清哑的声音像雨季里的一阵风,准确无误的吹到我心尖上去了。
我发现我还是好喜欢他,要不然也不会这么担心他。

他的台词对他来说简直是个挑战,要把“不要走,留下来陪我好吗”说出自然而不作怪的意味来也真的难。
特别是毕雯珺也从来不会说这类话,他是能不麻烦别人就一定不开口提要求。其实我挺气他这点的,虽然我在他心里是小孩子,但我好想和他一起承担些什么。
我依然每天祈祷着雨季快点过去,不管是潮湿的天气还是潮湿的心我都觉得超过忍受范围了。
他的感冒痊愈之后,我就能不那么担心他了吧,这样就能像他说的一样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过,我依然是他长不大的弟弟,我那些落在雨季里的对他的喜欢都能一并消失了吧。
我总是这样想着。

4
出道后我和毕雯珺几乎被切成两个时空,只有共同活动时才能见面。我很想他,是真的。
我时不时会打电话给他,开口第一句永远都是“还感冒吗”,电话那边总会传来轻微的笑声,然后说“没事的,不用担心我,你要照顾好自己啊小孩子”,一听到他的声音我就更想他了。
可是他又在骗我,因为我们难得休息能够见面时,他就发烧了。
彼时已经是夏季的尾巴了,我在心里对神佛许愿无数次保佑他退烧之后雨季也要随之结束,不要再感冒了。
我知道他比任何人都要累,处于人气的中间位置,无法施展的实力,以及决赛时的不甘和遗憾。
他没说,但我都能明白。

他的休息日就这么被发烧抢了去,队长不让我打扰他,但我还是忍不住想去看看他。
他多数时间比我还像个小孩子,一米八七的高个子蜷缩在被窝,很安静地睡着。我去摸他的额头,依然烫得厉害。虽然知道他听不到,我还是说了句,“雯珺你这只病猫。”
我坐在床边看了他好久,他眼角的泪痣实在是很添柔情。我忍不住想要弯腰凑上去亲他,却在仅离一公分时被理智拉了回来。
我在心里重重地叹气,起身想走却听到他梦呓般的“不要走”,然后我的手被他拉住。我错愕了一下,确定他没醒,突然笑起来,“没想到那个台词你印象还挺深呢。”
我把他的手放回被窝,替他抚平皱着的眉头,又将他的被子拢紧。
“没你我走哪去呀,你要快点好起来。”我听到自己这样对他说。

这是我在心里第一万次的拜托,雨季快点过去。
我洗完澡后在另一张床睡下,夜是很长的夜,但面对的是睡在另一张床的他的背影,倒也突然安心。

5
这天我做了个很好的梦,我和他回到满是花香味的学生时代的夏天。阳光很好,散在他柔软的黑发上,他整个人像是温暖的化身,我走在他身旁,满脸笑意地仰头去看他。
风暖暖吹过,下一秒,在那条熟悉的、长长的校园走廊上,我踮起脚尖,吻上他的眉眼,仿佛吻上我整个少年时代的温柔。
那个夏天对我来说没有阴沉沉的天空,只有温暖和煦的阳光,和阳光照耀下温暖的他。

可惜好梦都不长,那一刻的画面在我睁开双眼看见天花板时消失无迹,好在我翻身时看见他依然睡得很安稳。
窗外灰蒙蒙的,但没有下雨。我又想起刚刚梦里的阳光来,竟有些想哭。他总说我像个小孩子,那这算不算是小孩的不安感呢。

梦里梦外的他眉目都好温柔,我鬼使神差地走向他,尽量轻手轻脚地钻进他的被窝,很暖很舒服。
我把脸埋在他宽广却单薄的背上,手去探他的额头,已经退了烧。我像八爪鱼似的从背后抱住他,估计浅眠的他早就醒了。我知道这已经超过了弟弟或者队友的范围,但只要他没拉开我的手就好。
梦里那些阳光不断出现在我脑海里,那些我和他说过的话也一并重现。我多想回到过去,而不是面对一整个看不到尽头的雨季。

这一次我是真的难过得流了泪,抱着他的我比昨天发烧的他还要烫,心里却像开了一扇窗,空荡荡的,只有风灌进来。

6
在我许了一万次的“雨季结束”的心愿后,夏天终于结束了,毕雯珺的季节性感冒长征终于也要到终点了。
但我高兴不起来,我不知道以后用什么理由来解释自己还喜欢他这个事实。
毕雯珺时常会和我说,“小孩子心思不用太细腻,会受累。”如果他知道我心思细腻放在对他的感情上边,估计他宁愿我没心没肺。
我觉得16岁也好辛苦。

活动依然很多,但幸亏雨季过去了,我那颗悬着的心也就慢慢落地了。
毕雯珺帮我收行李,嘴角挂着很浅的笑,“黄明昊,你猜还会不会再一直下雨了。”
我努努头示意他看我摆在床头柜的书,是我之前没买的《雨季不再来》。
他大笑,“你怎么也会那么讨厌雨季?”
“我只是讨厌你感冒,要一直戴着口罩对我讲话,还不能靠近你。”我低头在打游戏,没抬头看他的表情,我也不敢。
房间里是一阵沉默。

飞机起飞前,我收到了他的微信。
“黄明昊,雨季不会再来了。”
还有一张照片,是我们最后的学生时代,站在葳蕤的树下拍的。他的手搭在我的肩,阳光很热烈,笑容很灿烂,像我们仍是学生时的故事一般。
我回他,“那你也不要再感冒了,雯珺哥。”
我关掉手机,手背覆盖在眼睛上,之前雨季时落在心里的雨,现下全跑到了我的眼睛里。

7
我现在依然会想起他发烧的那个夜晚我所做的梦,在后来的许多年里我才发现,他从来不是温暖的化身,他是温暖本身,怀抱我少年时代所有的一切,或不安,或乖戾。
而关于那个夏天的雨季。
毕雯珺说,雨季不会再来了。
我说,那你也不要再感冒了。

漫长难捱的雨季已经结束,你也已经痊愈,所以我即将离开。

- END

应该会有毕雯珺视角的,时间会很迟,高三生没假期:)

最后,谢谢你来过我的永无岛。

评论(8)

热度(25)